华夏时报记者 单美琪 孟俊莲 北京报道


今年以来,华晨汽车集团的状况有点不对劲儿。在经历了资产冻结后,又被曝出负债总额高达1300多亿,银行也因此成立债务委员会追债。而集团短期内又面临债券违约影响,很难预料其债务危机后续是否会全面爆发。


前阶段,华晨集团通过公告证实,发行规模为10亿元的私募债“17华汽05”未能按期兑付,发生实质性违约。而对于旗下10亿债券违约问题,集团方面也于近日回应相关媒体称,“正在积极努力研究解决办法,相信华晨一定会积极妥善解决债券问题。”记者注意到,就在“17华汽05”违约前后,东方金诚、大公国际也跟着短时间内纷纷下调了其信用等级。


随着上述违约事件的发酵,有市场人士发问,“集团2020年半年报上明明显示有513亿元的货币资金,如今因何陷入资金链断裂?”针对上述问题以及集团接下来如何妥善处理债务情况,本报记者在向该集团发送的提纲中有所提及,但截至发稿前对方未回应。



账面百亿资金却还不起10亿债券?


千亿级东北老牌汽车国企首次陷入债券违约风波。


公开资料显示,华晨汽车集团隶属于辽宁省国资委的重点国有企业,其中股东辽宁省国资委持股比例占80%,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辽宁省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持股20%。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大型国资背景的集团,近期却陷入了史上首次公开市场债券违约的漩涡。10月23日,华晨集团未能按期兑付规模10亿元的私募债券“17华汽05”发生实质性违约。


公告显示,华晨集团本应于10月21日16:00前将“17华汽05”的本金10亿元、利息5300万元以及相应手续费转至指定银行账户,但截至2020年10月22日17:00,尚未完成转款。其中,“17华汽05”是华晨集团于2017年10月发行的普通企业债,当前余额10亿元,票息5.3%,期限为3年,应于2020年10月23日到期兑付。


彼时,华晨集团表示,目前该公司仍然在努力筹集资金,但因流动性紧张,资金面临较大困难,能否及时筹集到足额资金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另据相关规则,华晨集团目前存续的公司债券将自10月23日开市停牌,若能在23日全额支付“17华汽05”的债券本金及利息,相关债券将在10月26日开市起复牌,否则将继续停牌,待相关情形消除后复牌。


10月26日,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公告称,公司尚未向中证登上海分公司支付“17华汽05”的兑付款。公司仍然在努力筹集资金,与投资者协商解决。为保证其他债券投资者交易权利,经公司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本公司发行存续的其他所有债券自2020年10月26日开市起,均在上交所固定收益综合电子平台恢复交易。


对于旗下10亿债券违约问题,华晨集团也在回应澎湃新闻时表示,“当前资金确实出现暂时困难,所以未能按期兑付到期债券,集团正在积极努力研究解决办法,相信华晨一定会积极妥善解决债券问题。”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除了“17华汽05”外,华晨集团未偿还债券还有13只,余额为162亿元,债券状态均显示为正常。从到期分布情况来看,2021年、2022年将是债券到期及回售压力的集中期。


事实上,该集团自今年7月开始就已经陷入债务风波中,被曝背负上千亿元负债,多笔股权被冻结。集团2020年债券半年报显示,集团总负债1328.44亿元,扣除商誉和无形资产后,资产负债率达71.4%。


记者了解到,华晨集团旗下还有华晨中国(01114.HK)、申华控股(600653.SH)、金杯汽车(600609.SH)和新晨动力(01148.HK)4家上市公司。


其中,华晨中国2020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14.5亿元,同比下滑23.9%,来自合营企业华晨宝马投资收益43.8亿元,同比增长23.4%,归母净利润40.5亿元,同比增长25.2%。受疫情影响,轻客和MPV销量同步下滑42%至1.17万辆。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上半年净利润达40多亿元,但是除去华晨宝马的43.83亿元净利润贡献,华晨中国将亏损3.4亿元。同样的,华晨中国在2019年利润达67.62亿,其中华晨宝马贡献了76.26亿元。显然,除掉华晨宝马贡献的利润后,华晨中国仅凭自主品牌几乎连年亏损。


事实上,华晨汽车已经陷入负债危机一段时间了。集团2017年至2019年的负债总额显示为1142.56亿元、1195.85亿元和1447.81亿元;而该三年的资产负债率则为70.84%、69.93%和74.11%。截至2020年3月末,集团负债总额为1226.75亿元,占资产总额1754.37亿元的69.93%。其中短期债务金额为483.96亿元,长期债务金额190.75亿元,集团也存在不小短期偿债压力。


另有业内分析人士指出,根据2020年半年报,彼时华晨集团账上尚有513亿元的货币资金,其中受限部分为167.58亿元,非受限部分为346.18亿元。账面有三百多亿的非受限货币资金为何还不起10亿元的债券?


而且集团短期集中偿债压力巨大,此次债券兑付如果出现问题也会进一步削弱该区域信用水平与融资能力。针对以上,《华夏时报》记者在向集团发送的提纲中皆有提及,但截至发稿前对方未回应。


多家关联评级机构“操作频频”


记者梳理发现,虽然华晨集团自从几月前就因旗下多只债券暴跌而问题显露。其中,因受“债委会已成立”等负面消息的影响,“18华汽02”、“18华汽03”呈现较明显的跌幅。直到进入9月份,集团相关联的评级公司才显得格外忙碌。


9月29日,华晨集团主体信用就从AAA直接连掉数级。东方金诚和大公国际在同一天调低了华晨集团的主体信用评级,其中东方金诚调至AA+,而大公国际则调低至AA。


10月16日,东方金诚跨过AA评级,将华晨集团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同时将相关债券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彼时,东方金诚表示,华晨集团相关债券流动性压力进一步上升,未按时兑付信托贷款本金、利息和罚息,面临较大的债务偿还压力。


10月21日,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下调华晨集团的信用评级,将华晨集团主体信用等级调整为A+,评级展望维持负面,“17华汽01”、“18华汽债01/18华汽01”和“18华汽债02/18华汽02”信用等级调整为A+。


10月23日,也就是“17华汽05”违约的当天,东方金诚则将华晨汽车的主体信用评级下调至BBB级,同时也将相关债券信用等级做了同等程度的下调。


根据东方金诚出具报告显示,下调评级主要因华晨集团归母净利亏损,盈利能力趋弱、多笔银行贷款逾期、集中兑付压力较大,以及华晨宝马不再纳入合并集团范围。而且9月21日因江苏信托的10.2亿的信托贷款逾期,华晨集团近期面临较大债务偿付压力。


记者还注意到,除了债券违约,华晨汽车也未能按时足额兑付江苏信托-信保盛158号(华晨汽车)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为此,江苏信托日前召开受益人大会,经大会审议表决,江苏信托向华晨集团发出提前还款的通知书。根据提前还款通知书显示,华晨汽车应于10月12日兑付贷款本金10.01亿元、利息2000万元、罚息668.38 万元。但截至10月15日,华晨集团尚未按约定兑付贷款本息。


业界认为,华晨集团债务爆发和其与子公司长期过度依靠华晨宝马利润“输血”有所关联。2018年10月11日,华晨集团和宝马集团宣布,华晨集团拟在2022年前向宝马集团出售华晨宝马25%的股权,交易价格为290亿元。根据这一协议,股比调整完成后宝马集团和华晨集团分别持有华晨宝马75%和25%股份,华晨宝马不再纳入华晨集团合并范围。例如,2015年至2019年,华晨宝马给华晨中国贡献的净利润分别为38.23亿元、39.93亿元、52.33亿元、62.45亿元和76.26亿元。


而华晨集团靠宝马维持的舒服日子也即将于今年宣告结束。2018年年底,华晨集团宣布,将在2022年前以290亿元将华晨宝马25%股权出售给宝马集团。这也表示,华晨集团将丧失对华晨宝马的控制权,华晨宝马对其的造血能力也将大大缩减,经营风险进一步加深。


目前,华晨中国旗下的品牌除了合资品牌华晨宝马的销量处于上升期之后,其余的三大自主品牌的销量皆呈持续下滑趋势。其中华晨中华前三季度累计销量仅为4497辆,同比下滑78.31%。华晨金杯仅有1635辆,同比下滑88.98%。


业内专业人士指出,华晨汽车因为过度依赖华晨宝马造血进而导致自主品牌缺乏发展动力加剧持续亏损,剥离华晨宝马恐怕会对公司再融资能力进一步产生冲击。


但也有观点认为股权转让后并不是“得不偿失”,可能因此提升集团的偿债能力而减轻其流动性压力。因为华晨汽车可以从中能得到约360亿元(含利息)的股权转让款,同时继续持有25%的股权仍具有较高资产价值。






喜欢本篇内容请给我们点个在看

上一篇: 谁说娱乐圈只有浮躁,没有诗和远方?
下一篇: 前阿里巴巴集团CEO陆兆禧哥哥为什么竟然给一个“水杯”投了数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