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新朋友,记得点蓝字关注我们哟




今日,熊猫金控连发数条公告,其中年报披露了其惨淡的业绩,亏损扩大至9293万元;审计报告被会计事务所出具“保留意见”;警示公告则宣布其股票自此披星戴帽,由“熊猫金控”变成“*ST熊猫”。
今日,熊猫金控连发数条公告,其中有姗姗来迟的2019年年报、会计事务所审计报告,还有一则股票退市风险警示公告。年报披露了其惨淡的业绩,亏损扩大至9293万元;审计报告被会计事务所出具“保留意见”;警示公告则宣布其股票自此披星戴帽,由“熊猫金控”变成“*ST熊猫”。

除此之外,就在日前,熊猫金控实际控制人赵伟平收到一份中泰信托的《民事起诉状》,其要求熊猫金控控股股东万载银河湾、银河湾国际和赵伟平支付其违约金共计10.34 亿元。同时中泰信托请求法院对万载银河湾、银河湾国际以及赵伟平名下合计约7402.48万股股票及其全部派生权益进行拍卖等处置,以偿还上述款项。

这意味着,如果上述质押股份遭司法拍卖成功,赵伟平将彻底丧失对熊猫金控的实际控制权。自此,业界或将再无“烟花大王”。

熊猫金控实际控制人赵伟平
2年净亏1.5亿 深陷P2P泥潭

6月10日,被延迟40天后的熊猫金控2019年度经审计年报终于出炉,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4亿元,同比下降5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9293万元,上年同期净亏损5504万元,亏损进一步扩大。

由于净利润连续两年为负,同日熊猫金控披露,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6月10日停牌1天,于6月11日起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为“*ST熊猫”,日涨跌幅限制为5%。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后,熊猫金控股票将在风险警示板交易。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若熊猫金控2020年仍未实现盈利,公司股票将被暂停上市。

年报显示,熊猫金控的主要业务包括两大类:互联网金融和烟花爆竹销售业务。其中,互联网金融指P2P“银湖网”和熊猫小额贷款。

从数据来看,烟花业务2019年实现营收1.16亿元,同比增长15.64%;但金融业务却同比大降89%至1958万元,其中,熊猫金控持股100%的广州熊猫小额贷款去年营收1168.5万元,亏损2479.6万元。


对此,熊猫金控在年报中表示,银湖网受行业影响较大,故公司于2019年12月11日召开董事会拟将互联网金融业务从上市公司剥离。另外,2019年度,金融去杠杆的压力有所缓解,小贷公司经营下滑压力也相对减缓。但整体环境低迷,公司的业务增长不明显,从整体经营绩效上来看,熊猫小贷全年并没有明显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熊猫金控连续两年亏损,业务大幅萎缩且亏损金额呈扩大趋势。同时银湖网于2019年已被警方立案调查,其P2P业务面临清退、存量待收债权无法按时收回、出借人本息无法按时兑付等重大经营风险,熊猫金控在报告期内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中泰信托索赔10亿 熊猫金控或将易主

就在年报出炉的前一日,熊猫金控发布公告称,公司于6月8日收到实际控制人赵伟平通知,公司控股股东万载银河湾、银河湾国际和赵伟平收到上海金融法院送达的中泰信托《民事起诉状》,中泰信托要求相关三方支付其股份质押回购基本价款及回购溢价款以及未按期支付回购基本价款和回购溢价款所产生的违约金等共计10.34亿元。

同时,中泰信托请求法院对万载银河湾、银河湾国际以及赵伟平名下合计约7402.48万股股票及其全部派生权益进行拍卖、变卖或以其他方式进行处置以偿还上述款项。


据熊猫金控2019年年报显示,赵伟平目前虽然只直接持有熊猫金控2.19%的股份,但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万载银河湾、第二大股东银河湾国际的实控人均为赵伟平,其持有两者的股份分别为70%、92.5%。

据了解,赵伟平、万载银河湾及银河湾国际合计持有熊猫金控无限售流通股份数7402.48万股,累计质押无限售流通股份数7402.4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4.59%,占其所持本公司股份总数的100%。

这意味着,如果上述质押股份一旦司法拍卖成功,赵伟平将彻底丧失对熊猫金控的实际控制权,熊猫金控也自此面临易主。

实际上,上述索赔事件的起因要从2016年说起,彼时,相较于前景不乐观的烟花业务,熊猫金控大力布局的互联网金融正处于蓬勃发展阶段,金融业务2016年一度实现2.4亿元的营收,同比增速超过53%。当年,熊猫金控旗下P2P银湖网曾先后获得包括“2016 年度优秀互联网理财品牌”、“2016 中国最具影响力金融品牌企业”等在内的多项殊荣。另一P2P平台熊猫金库同样斩获“互联网金融企业典范奖”、“中国诚信金融服务平台及中国最受欢迎互联网金融品牌” 以及“互联网金融最佳服务平台奖”等多个奖项。彼时,熊猫金控股价也较2013年6月26日的7.27元,一度涨到2016年6月26日的超过25元,涨幅超过240%。

中泰信托正是在这一时期与熊猫金控进行的上述股权质押融资合作。2016年6月,其控股股东万载银河湾与中泰信托签订合同,约定万载银河湾将其持有的熊猫金控4000万股股票收益权转让给中泰信托,以获得不超过12亿元资金。同时,万载银河湾、银河湾国际还将其持有的合计7000万股熊猫金控股票质押给中泰信托作为担保。

原本,这一质押融资合作应在2018年底钱股两清,愉快结束。然而,2018年P2P行业开始暴雷,熊猫金控的P2P业务也未能幸免,旗下P2P子公司频频曝出兑付问题。公司股价也随之一蹶不振,2018年底甚至跌至10元以下。

2018年6月,赵伟平和银河湾国际不得不向中泰信托补充质押。此次补充质押完成后,赵伟平、万载银河湾及银河湾国际合计持有的7402.48万股股份被全部质押给中泰信托。

然而,补充质押后,熊猫金控不仅没能走出P2P的泥潭,反而越陷越深,2019年银湖网一度被警方立案。而股价更是一路跳水,截至6月9日收盘,股价仅为7.46元,与中泰信托合作时的25元左右相比已跌去七成。

同时,熊猫金控又接着在2018、2019年连续两年亏损,股票也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此时,和中泰信托的股票质押的交易已然违约。中泰信托最终选择撕破脸皮,以法律武器进行维权,向其索要超过10亿的违约金。
"不务正业"的熊猫烟花

从烟花到影视,再从金融到生鲜,回顾熊猫金控的一生,似乎是“不务正业”的一生。

熊猫金控原名熊猫烟花,为A股“烟花第一股”,其实控人赵伟平被业内冠以“烟花大王”之称。近年来,由于各地禁止燃放烟花的政策,熊猫金控不得不谋求转型。

事实上,早在2005年,2006年,熊猫金控就曾经历过连续两年亏损,分别亏损4429万元、514.5万元。在连亏两年之后,2007年其第一次在名称前被冠以“ST”。当年,为了自救,熊猫金控选择第一次转型,其烟花业务由内销转外销。

2008年,随着奥运会的临近,熊猫金控顺利通过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在当年8月摘帽,并将股票简称更名为“熊猫烟花”(熊猫金控的原名)。

时隔五年之后,烟花行业持续遇冷,主业收入进一步下降,熊猫金控再次谋求转型影视行业。2013年至2014年,熊猫金控开始频频传出在影视行业进行并购重组的消息,最终却都未能如愿。

2014年,熊猫金控又开始发力P2P,欲踩上互联网金融的“风口”变成飞上天的那头猪。2015年其名称也由熊猫烟花更名为熊猫金控。同年10月,熊猫金控通过定增方式募资38.5亿元。其中,20亿元用于网络小额贷款项目;5.03亿元用于互联网金融大数据中心建设项目;13.47亿元用于金融信息服务平台建设项目。

随后,公司的业绩也确实得到改善,2014年至2017年,熊猫金控的净利润分别为0.13亿,0.2亿,0.18亿及0.23亿。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2018年P2P行业一声声惊雷,熊猫金控再度折戟沙中。

今年5月,熊猫金控又瞄上了生鲜,欲通过定增发力生鲜配送行业。不过这一举动迅速引起监管层的注意,交易所连夜下发问询函,表示其从未涉足上述领域,要求其说明原因和合理性并提示业务风险。

熊猫金控在回复函中表示,上市公司之前并无相关产业经验,公司可能面临前期资金筹措压力、市场饱和、竞争加剧等经营风险。银湖网被立案调查事项对公司的非公开发行造成了一定实质性的障碍。鉴于公司 2019 年年度报告可能被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公司在年度报告披露前将暂不推进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事项。

事实上,近年来,几乎每次在熊猫金控进行业务重组时,都能收到监管机构的问询函。被密集问询的背后,也从侧面反映了监管层对熊猫金控实际运营情况的担忧。

回头来看,从烟花行业起家的熊猫金控,后来又涉猎影视、金融、新能源等多个行业,实控人赵伟平也曾一度成为身家30亿元的富翁。但是,在“烟花易冷,互金梦碎”之后,赵伟平却最终栽在了他曾经“最看好”P2P行业上。

此前,熊猫金控相关公告显示,公司实控人赵伟平因涉嫌泄露内幕信息,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业界自此或再无“烟花大王”!



声明: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科技金融在线”专注科技金融领域独家报道
致力于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科技金融信息

上一篇: 塔塔集团4月全球销量增0.3% 捷豹路虎涨29%
下一篇: 曾庆洪:广汽集团将保留吉奥现有经营管理层